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智库建设>正文
  • 疫情对我省制造业产业链冲击及应对的若干建议
  • 时间:2020-02-14 | 发布部门:科研处 
  • 省委党校课题组

    当前制造业发展正处于艰难转型期,疫情所导致的需求停滞、生产停工、物流中断不仅影响国内供应链,也会加快国际贸易摩擦背景下的全球产业链重构,目前部分跨国企业加快调整供应商已成为事实。一旦产业链中断,或形成转移替代,我省制造业发展生态将受到严重影响。为此省委党校课题组聚焦我省制造业产业链的安全问题进行调研,其一是利用本校“关于当前企业面临的困难及有序有效推动企业复工的建议”所开展的网络问卷调查数据,共涉及***家制造业企业;其二是利用电话、在线访谈等手段对宁波、温州、台州等地制造业企业及相关领导干部进行深度调研,及时、真实了解我省制造业企业面临的困难和呼声,并对加快修护我省制造业产业链提出相关建议。

    一、疫情对我省制造业产业链的主要冲击

    相比2003年SARS发生时,当前制造业产业链更为复杂、涉及企业更多元,所跨地域范围更广,面对系统性风险时,产业链的安全防御面临极大挑战。全国范围已三周的停工及相应的联动效应,无疑对制造业企业生存发展带来巨大压力。在***家被调研企业中,**%(**家)的企业表示仍然“充满信心”,**%(**家)的企业表示“相对平稳”,而表示“比较焦虑”、“非常焦虑”的企业分别达到了**%(**家)和**%(**家)。关于焦虑的原因,**%(**家)的企业表示会承受产量和营收双降,**%(**家)的企业认为疫情会带来订单外移以及产业链中断风险,**家企业明确提出面临倒闭压力。结合访谈,课题组认为疫情对我省制造业产业链的冲击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1、周期性需求萎缩:面向终端消费或以中小企业为下游且需求周期较为明显的行业受此因素的影响较大。我省是重要的消费品工业基地,产值占全国**%,位列第三,其中纺织制造、皮革制造、服装服饰、家具等行业在全国市场的占比分别达**%、**%、**%和**%,春节期间商超和门店的关闭对上述行业影响明显。春装一般占服装全年业绩的**%-**%,这部分损失不可避免。不过企业更加担心的是三四季度的生产安排,2-3月通常是秋冬产品订货会,延期订货对生产安排以及全年销售带来巨大影响。目前服装企业主要通过生产防疫物资、拓展线上云店、社群营销、直播等方式自救,但物流跟不上,效果也不明显。

    2、重大客户流失:对下游客户缺乏议价能力、市场竞争激烈的行业受此因素的影响较大。典型如汽摩配产业,受全国行业影响,2019年我省1-9月汽车行业规上增加值下降**%,拖累规上工业增长0.3个百分点,经过努力,四季度扭转低迷,有所回升。面对疫情,企业直言“迎来了史无前例的寒冬”、“面临生死战役”。目前多数汽车主机厂已于2月10日左右开工,而受人员隔离、原材料短缺等因素影响,省内多数汽配企业可能要到3月份才能恢复正常运行,作为配套厂家如不能同步生产不仅承担违约赔偿,还将面临着重大客户流失风险。

    3、配套企业倒闭:技术不稳定处于赶超期以及产业链条长、涉及众多中小配套企业的行业受此因素的影响较大。以5G为例,业界普遍认为,我国5G设备研发企业领先全球同行6至8个月左右,如果疫情继续蔓延引发产业链中断将大大降低领先优势。我省集成电路、智能终端以及电子信息等处于技术赶超期,产业面临同样风险。此外以中小微配套企业为主的传统产业所受影响也很大。在对网络问卷中表示“比较焦虑”、“非常焦虑”的***家企业以及在对认为疫情会带来“产业链中断”问题的***家企业进行深入分析可以看出,200人及以下的企业占比分别达**%和**%。可见相比较大规模企业,中小微企生存面临自身生存和供应链稳定的双重压力。中小企业直言,疫情将加速传统行业重构,大企业优势更趋明显。

    4、劳动力加速外流:劳动密集型、外地员工占比较高的行业受此因素的影响加大。招工一直是困扰我省传统制造业发展的大问题,制造业缺工占全省缺工总量的**%以上。本次疫情会促进劳动力市场再次调整,就近就业加强,长途迁徙打工的传统模式趋于衰落。**%的被调查企业表示用工压力突出:一是外地员工进不来;二是缝纫工、简单体力劳动者、包装工、部件装配工等一线操作工等企业缺口较大的岗位所对应的就业人员往往生活相对困苦,员工担心回来后要集中隔离,影响生计,因而会就近择业;三是我省疫情较为严重,温州、台州等地更是被视为疫区,同等条件下工人并不愿意来。2019年,我省货物出口中机电产品**万亿元,占**%,纺织品、服装、箱包、鞋类、玩具、家具、塑料制品等合计出口**亿元,占**%,而这些行业都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现阶段势必面临较大外贸市场危机。

    5、中长期投资信心降低:固定资产占比高、资金回流慢的行业受此因素的影响更大。制造企业资金链原本就处于紧张状态,据统计多数企业的现金流难以撑过3个月。再加上固定支出不变,疫情带来的复工推迟、订单交付延误以及防护成本很大程度上挫伤了企业信心。被调查的多数企业表示近期的目标大都是恢复生产,而中长期来看,投资会趋于谨慎,较多企业采取观望策略,更多会考虑企业经营风险。

    二、应对疫情加快制造业产业链修护的若干建议

    在全球产业链加速重构、外贸压力持续加大、传统制造业市场集中度加速提升,大企业优势更加明显,中小微企业加快淘汰、劳动力供给长期不足的背景下,按照坚持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两手抓的要求,课题组认为在做好复工生产各项准备措施的基础上,应进一步强化疫后制造业产业链修复、强固的工作导向。结合企业诉求提出如下建议:

    1、鼓励消费类产业加快供应商调整,抢抓疫情后市场需求快速反弹的重要机遇。疫情过后,前期推迟的消费和投资将得到释放,纺织服装、化妆品、箱包、运动健身、社交类消费产业有望呈现补偿性增长。一是鼓励龙头企业和本地供应商加大合作,系统解决原材料供应、上下游协作、物流畅通等问题;二是推动互联网平台、各类网店加大参与力度,特别是把握好五一、十一等重要节日,必要时可推出“浙货节”等活动,增加市场消费信心。值得注意的是,要加强市场监管,严把质量关,避免给低散乱企业利用短期内市场缺口大、正规企业产能跟不上的机会非法谋利。

    2、建立支柱产业、赶超型产业的产业链安全监测机制,尝试推行“企业健康码”。从保增长、保潜力的角度,针对汽车、高端装备、生物医药等重点产业以及集成电路、人工智能、5G等数字经济发展关键产业建立产业链安全的监测机制,可参照个人“健康码”模式,尝试建立“企业健康码”,以企业自评、银行、园区、协会、政府参评等方式从库存、现金流、人员到岗、零配件供应、物流等维度对企业经营安全进行评估,及时把握企业生产经营情况,建立预警机制。充分发挥行业协会、社会组织的作用,收集、发布、共享行业内生产信息,加强跨区域协作,保障产业链全链条安全。

    3、做好企业复工的信息记录,利用大数据系统分析产业链短板弱项,为后续做好补链强链工作打好基础。本次疫情是对我省产业链韧性和灵活度的一次考验,建议以产业集聚区、省级以上开发区、高新区、现代服务业集聚示范区为单位认真做好疫情期间重点企业、产业复工情况、人员到岗率以及原材料采购、零部件协作等方面面临困难的信息记录,并引入大数据技术分析优质供应商、劳动力的来源区域,明确产业链短板弱项,为后续开展填空式、补充式招引、开展针对性政策打好基础。针对类似产业,鼓励各地统筹招商,围绕重点区域以及标杆性企业、引擎性项目开展联动招引。

    4、应对劳动力就近就业态势,加快外来务工人员市民化及企业智能化改造。针对劳动力短缺问题,短期内可加大对企业人才招引的政策支持,并在制造业密集的重点区域,结合户籍制度改革和城镇化,加快推进外来务工人员的市民化。在调查中,将近50%的企业表示疫后要加强科技创新、加快数字化转型,对此,应进一步鼓励企业采用远程办公、工作协同、业务管控平台,同时深化工业互联网实践,形成生产模拟、设备远程管控、物料调度、经营分析等更丰富、更专业的应用场景。

    5、将产业链修护、强固作为政策帮扶及创新的重要导向。在分类复工、企业降本减负、财政金融支持、企业用工保障等政策实施中增强产业链的整体意识。充分发挥龙头企业、平台企业对中小微企业的带动作用,鼓励行业抱团自救、大力支持上市企业、行业龙头以产业链整合提升为目标的兼并重组项目。进一步发挥政府采购、首台套、科技创新券、技术创新综合体等各类财税、技术创新政策和发展规划在疫后产业链修护、强固中的积极作用。

     

    课题组成员:徐梦周   杨大鹏   胡  青

     

    附件:
    相关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浙江省委党校 (浙江行政学院) 地址:杭州市文一西路1000号
    中国工信部备案号/经营许可号:[浙ICP备050381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