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教学工作>教学研究>正文
  • “用学术讲政治”课堂教学的隐形逻辑及其显性结构
  • 时间:2019-11-29 | 发布部门:干部教育研究处 
  • 中央党校2017年明确提出“用学术讲政治”教学要求,中共中央2018年11月印发的《2018—2022年全国干部教育培训规划》强调“着力提高教师用学术讲政治的水平”,这就明确了新时代干部教育培训的新理念新要求。“用学术讲政治”成为了新时代各级党校教师的基本职业操守,是必须要贯彻落实的教学原则。目前各地党校不断探索“用学术讲政治”基本理念、方法、路径,已取得了不少研究成果。在此笔者重点就“用学术讲政治”课堂教学的内在逻辑与外在结构作一点初步探索,以推动对这一问题研究的深入。

    一、“用学术讲政治”课堂教学的隐形逻辑

    一堂“用学术讲政治”的课,一定有着其内在的严密逻辑,没有逻辑、不成方圆。课堂教学的内在逻辑就象草蛇灰线一样隐藏在整个课堂教学之中,是一种隐形逻辑。贯彻“用学术讲政治”原则的课堂教学的内在逻辑是什么,这是“用学术讲政治”首先要解决的问题。笔者认为“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的逻辑是“用学术讲政治”课堂教学的基本逻辑。

    “从抽象上升到具体”逻辑最先由黑格尔提出,马克思在批判继承黑格尔哲学思想“合理内核”的前提之下,把“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的逻辑建立在唯物主义基础之上,从而实现了对此思维逻辑的革命性变革。从马克思的相关论述来看,其具体内涵为:把“完整的表象蒸发为抽象的规定”,“抽象的规定在思维行程中导致具体的再现”。通俗地说,就是指对感性具体进行抽象,达到对某一事物某一方面本质方面的认识,再运用综合的方法,把对事物各方面的本质认识联系起来,形成关于事物的整体的认识。马克思的《资本论》写作就是“从抽象上升到具体”运用的典范,《资本论》从资本主义社会最抽象的规定商品开始,构建了从商品到货币再到资本的论证逻辑。其内在逻辑如下图:

     

    《资本论》的逻辑既是“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的逻辑,也是“用学术讲政治”的逻辑。马克思的“从抽象上升为具体”逻辑,要求我们特别注意以下几点:

    其一,强烈的问题意识。这里的问题意识即马克思所讲的“感性具体”,离开了“感性具体”就不可能有思维抽象,这是逻辑起点,也是理论起点,也是党校教师一堂课的基点。目前党校教学模块中“政治理论、党性修养”所占份额较大,基本理论课程其任务是阐释党的理论,有些教师往往容易把这类课程内在逻辑确定为“从理论到实践”的逻辑,使课程缺乏了现实的穿透力与洞悉力,影响教学效果的发挥。因此,强烈的问题意识,精准的问题前置,应该成为“从抽象上升到具体”逻辑起点。“用学术讲政治”要求我们在确立“问题”起点时:一是找到“真问题”,排除“伪命题”。所谓“真问题”就是指在现实实践中真实存在的影响发展的矛盾关系,而“伪命题”则是没有现实真实性与理论真实性的“问题”,如“党大还是法大”、“共产主义能否实现”等问题就是伪命题,这些问题容易让我们掉进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精心设计的“陷阱”。因此,在设置问题时,要有相应的政治鉴别力,找到“真问题”,为一堂课设置科学的问题起点。二是对“问题”适度抽象。马克思讲的把“完整的表象蒸发为抽象的规定”,当然也包括对“问题”的适度“蒸发”与抽象。在现实的党校课堂教学中,有些教师往往把“现象”错当成了“问题”,罗列了大量在现实实践中的现象,以此作为立论的基点,从而产生了偏差。也有些教师没有对“问题”进行适度抽象概括,抓住了“芝麻问题”,而忽视了“西瓜问题”,从而影响了立论的说服力。三是对“问题”的适度聚焦。并不是所有的现实生活的问题都能成为党校教师课堂讲授的逻辑起点,只是那些既契合于社会关注、党和政府用力、欠缺学术论证的问题,才应该成为党校教师课堂教学的逻辑起点。

    其二,深刻的理论思维。要把“完整的表象”蒸发为“抽象的规定”,需要下一番刻苦钻研的功夫,这一过程中要充分用足“学术”的力量为思维抽象提供学理支撑。党校教师的“学术”与其它研究者的“学术”有交叉的地方,但并不完全重合,其特点在于:一是党校教师的“学术”是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基本遵循的,其人民立场、鲜明的党性、深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内蕴是其基本特征。而一些非马克思主义“学术”则有可能与之相反,甚至完全处于敌对的状态。二是党校教师的“学术”并非封闭的系统,而是一个开放的体系,党校教师的“学术”自信,就是建立在其能及时反映总结现实实践,及其以海纳百川的态度与胸襟广泛吸取广博的学术养分,“四个自信”在党校教师身上也表现为“学术自信”。三是党校教师的“学术”面临着“创新性发展、创造性转换”重大使命。习总书记嘱咐社会理论工作者,要创造具有中国特色、中国气派、中国风格的原创的理论学术话语体系,这一重大理论学术创新的任务,党校教师要义不容辞地担当起来,尽快构建起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站在党和人民立场、具有突出理论深度的学术框架与学术体系,改变以往“言必称西方”理论学术的话语体系,这是一项异常艰苦的理论学术创新与创造工作,党校教师在这场理论学术创新与创造中应该大有所为,也必须有所作为。

    其三,鲜活的整体结论。按照马克思“从抽象到具体”的逻辑路径,最后要上升到多样性统一的具体结论,马克思的《资本论》最后归结为资本主义社会发展规律及其趋势,这是一个鲜活的内涵丰富的具体结论,我们透过这一结论看到了资本主义社会对生产力的巨大解放,看到了从商品到货币再到资本诸要素在资本主义社会的异化及其表现,看到了社会主义对资本主义的历史超越及扬弃,这一鲜活的结论呈现出巨大的理论魅力与强烈的心灵震撼力量。党校教师的课堂教学要有这样的理论震撼力量,需要注意以下几点:一是结论的鲜活性。党校教师千万不要把自己的课堂教学归结为几条干巴巴的结论,结论要生动鲜活,是由充分的实践及其案例来撑。二是结论的整体性。其结论是经过充分的多样性的论证之后得出的,是包含着丰富的多方面论证的具有深厚学理支撑的结论。三是与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及其中国化最新成果的一致性,这也是“用学术讲政治”最终归宿。

    二、“用学术讲政治”课堂教学的显性结构

    一堂课一旦完成,其显性结构就呈现在学员面前。党校教师课堂教学的结构多种多样,其优劣高下见仁见智,把“用学术讲政治”这一理念贯通进去,其课堂教学要具备几个基本要素:一是政治要素。这是党校课堂教学的出发点与归宿点,也是贯穿始终的一条红线,不容违背悖离。二是学术要素。政治要素体现了“党”的性质,而“学术”则集中体现了“校”的特色来,没有了“学术”党校就会成为宣讲机构,而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研究阵地。三是转换方法,既把现实或理论问题转换为学术问题,通过论证再转换成政治结论的方法。这是更为重要的要素,没有转化能力,“政治”就会讲成“空头政治”,“学术”就会成为“迷芒的学术”。对以上三大要素进行综合统筹,“用学术讲政治”其课堂结构有以下几种类型:

    其一,“问题—理论—实践”类型。这一课堂结构是“问题”导向的课堂结构,通常从现实问题出发,用马克思主义及中国化的理论对问题加以分析研究,找到解决问题的理论方法,并进而运用这一理论来指导现实实践。大体来看,其结构是一个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结构,这一结构也常用于案例教学之中,先介绍案例,再进行案例分析,最后用此案例指导类似实践。其具体结构见下图:

                

    这一课型结构要做到“学术讲政治”,要着力做好“理论阐释”,要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学术及其框架来解释现实问题,或者说要把问题分析上升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学术的层次与站位,这样指导实践的理论就不会有偏差,就不会偏离正确的政治方向。

    其二,“理论—学术—实践”类型。这种结构类型的课已成为近年来党校课堂教学中的常见的课型之一,这是因为新时代各级党校理论教学的比例要达到70%,阐释党的理论已成为党校教学的基本任务,对于此类教学任务,其课型结构基本是“理论—学术—实践”,即以党的理论为逻辑起点,充分发挥党校作为学校的特点与优势,把理论问题转化为深厚的学术问题,得到充分的学术与学理论证,进而使学员实现“理论上清醒”,并进而转化为实践中“政治上坚定”,以理论指导实践,推动党的事业的不断发展。其课型结构见下图:

     

    这一类型的课程,如前所述,其核心在于把党的理论转化为深厚的学术与学理支撑,这是党校教师的基本功,也是其基本任务,广大学员对党的理论均能知其然,但知其所以然者不多,迫切需要党校教师在课题上对党的理论做以透彻的学术深耕与剖析,能酣畅淋漓满足其理论渴求,从而为指导实践提供坚定科学的理论基础。

    其三,“实践—理论—结论”类型。这种类型的课堂教学大多用于党史、国史教学及党性修养类教学之中。其课堂教学的逻辑起点是党的波澜壮阔的历史实践,以历史实践为基础,史论结合、以史出论,总结我们党革命与建设的基本规律,以及我们党对其规律的理论总结与理论成果,最后得出结论。其具体结构见下图:

     

    这一类型的课堂教学关键在对“历史实践”充分把握上,长期以来许多党员领导干部陷入事务对我们党的历史一知半解、人云亦云,站在“用学术讲政治”的立场上,党校教师就要全面、系统、深入地讲清党的历史及其实践,以雄辩的事实来廓清部分党员领导干部心中的迷惑与疑问,以铁的史实为其理想信念、理论素养、政治站位提供历史实践的支撑。一种纵深的历史感、广博的时空感、治乱兴废的浩叹感、道路选择的自豪感,是这种课型“用学术讲政治”的重要着力点与魅力点。习总书记近期发表在《求是》上的“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要以一贯之”一文堪称党的历史实践论述的经典之作,通篇充溢着的历史感、时空感、趋势感给人以强烈的历史震撼力,这应当成为党校教师进行此类课堂教学必读教材。

    当然“用学术讲政治”还有其它课堂教学的课型结构,限于篇幅,在此不一一分析列出。

    三、把显性结构融入隐性逻辑之中

    结构是外在表现,其灵魂还在于内在的逻辑,党校课堂教学把外在课型结构融入到内在逻辑之中,“用学术讲政治”,要始终把握以下几点:

    其一,结构服务于逻辑。课型结构服务于教学内容与教学目标,服务于课堂教学的内在逻辑,有什么样的课堂教学的内在逻辑,就有与之相适应的课型结构,或者说相同的内在逻辑也可以用不同的课型结构展示出来,这里面创新的空间非常大。限于篇幅,本文仅探讨了一种课堂教学的内在逻辑,从教学实践来看,其内在逻辑不止一种,与其相适应的课型结构也多种多样,这需要党校教师在实践中不断探索。但有一点不容忽视,就是课型结构一定要服务于内在逻辑,近年来教学形式创新层出不穷,令人眼花缭乱,这是新时代教学改革的需要,但也要力戒形式主义,课型结构及教法改革始终服务于内在逻辑,防止出现“形式大于内容”改革。

    其二,逻辑服务于政治。党校课堂教学内在的逻辑必须服务于党的政治站位、政治立场、政治观点,这也是“用学术讲政治”的最终归结点,在这一点上不容有丝毫的动摇与偏离,课堂教学的逻辑之魂就是政治,要做到内在逻辑与政治站位的高度契合、水乳交融、浑然天成,尽力避免二者之间牵强附会、生拉硬套、各说各话,这就需要在内在逻辑的推衍上下足学术功夫。

    其三,政治服务于实践。我们党讲政治,从来不讲空头政治,实践既是马克思主义最鲜明的特征,也是党校课堂教学鲜明的特色。当年毛泽东主席对延安中央党校的改革,其核心内容就是要其立足于中国革命鲜活的实践,把党的历史实践及其经验教训研讨总结作为中央党校干部培训的主要内容,从此党校“实事求是”的办学路线得以确定并传承至今。今天“用学术讲政治”,其最终指向也一定是党的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的具体实践,离开了这一火热实践,所有的一切都将成为空中楼阁。

    (作者:张永忠,单位:丽水市委党校,来源:干部教育研究2019年第5期)

     

    附件:
    相关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浙江省委党校 (浙江行政学院) 地址:杭州市文一西路1000号
    中国工信部备案号/经营许可号:[浙ICP备050381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