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主体班次>学员研究>正文
  • 走智能化路径,打造基层治理现代化先行区
  • 时间:2019-09-03 | 发布部门:学员工作部 
  • 围绕如何适应经济社会发展,进一步探索基层治理新机制,加快实现基层治理现代化课题,中共浙江省委党校2019年第一期领导干部进修三班学员于4月初赴衢州市进行了专题调研,考察了衢州市大联动中心、柯城区荷花街道“红色物业联盟”、衢化街道党建统领基层治理体系、龙游县“综合指挥中心”、龙游县湖镇镇“村情通”体验馆等;听取了衢州市、龙游县智慧治理体系运行模式情况介绍,并召开多层次座谈会交流探讨。衢州市推进的“党建+治理”、“智慧+治理”和“有礼+治理”实践,力度大、措施实、成效好,尤其是“智慧+治理”为我省基层治理现代化提供了有益的探索。

    一、衢州市“智慧+治理”的探索与实践

    衢州市大力探索大数据背景下基层治理新模式,坚持“党建+治理”为引领、“智慧+治理”为路径、“有礼+治理”为先行,发挥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和基层党支部战斗堡垒作用,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以“互联网+”的思维和大数据智能化理念,创新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的基层治理体系,从“村情通”、“龙游通”,到“衢州通”(“城市数据大脑2.0”),为信息化时代基层治理进行了有益的探索。

    (一)“村情通”:把村子里的事搬到网上。2016年6月,龙游东华街道张王村,“村情通”诞生了。“村情通”的诞生,源起于此前村民对村级财务公开不够、反映问题不通畅等问题,导致村民意见大,对村干部的工作有强烈的抵触情绪。村支部书记袁平华上任后一直在探索村务治理的方法,2016年2月的一天,袁平华意外发现,自己年过七旬的老母亲正在用智能手机。受此启发,他想到,可以把村里的事务、财务都搬到网上去公开。袁平华找到一位做编程的朋友帮忙,设计了“村情通”手机APP, 最初的“村情通”,设置了“三务(村级党务、村务、财务)公开”“村民信箱”“随手拍”“红黑榜”等板块。在村里开村民代表大会时,袁平华要求村里每户至少一人关注村情通,就这样,张王村262户居民开始试水村情通。

    村里的“三务公开”,是村民们关心的焦点,觉得不对,村民就到“村民信箱”发表意见。2018年底,张王村发布了2018年临时补助的名单,共计6位村民在列,这条讯息一发布,就有300多点击量,村民们一看都是公认的困难户,也就心服口服。“村民信箱”是村民随时随地提问题的平台,村委及时的答复,加深了村民对村两委工作的理解和支持。在美丽乡村建设中,张王村利用“村情通”,将垃圾分类随手拍和积分排名搬上网。村民利用随手拍功能,将村里脏乱差情况拍照上传至“村情通”APP。清运员(网格员)扫一扫垃圾桶上贴着的二维码,对农户垃圾分类情况按好、中、差进行评价,自动产生积分和排名,上“红黑榜”,对村民的触动很大,垃圾分类工作有效开展。

    通过“村情通”这一平台,人人参与村庄治理,老百姓可以随时提问题、提建议,自助查询操作等。“村情通”成为了村务治理的新利器,2018年,张王村获评“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先进集体”。现在的“村情通”,村规民约、村情动态、党员先锋、乡村振兴、村民信箱等内容一目了然,让村民能够及时知晓,及时反映意见,真正能够参与村内事务管理工作。

    (二)“龙游通”:基层治理和公共服务信息化。2017年4月,张王村通过村情通管理村务这一新颖又实用的村务管理模式,引起了龙游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在肯定“村情通”的同时,迅速在全县域推广,“村情通”也升级为包括党建、平安、管理、服务、信用等五大体系。“村情通+全民网格”乡村治理模式在全县域推广,村情通注册人数达20余万。

    2018年5月,龙游县委、县政府推出面向社区的“社情通”,面向工业园区的“企情通”。龙游县结合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和“四个平台”建设向村(居)延伸等工作,三通合一,融合成覆盖全县域的“龙游通”,沟通更便捷,功能更强大。“龙游通”破解了群众“想看看不到、想听听不到、想找找不到、想办办不了”等问题。开通仅两个月,“龙游通”总浏览量3137.7万次,日均登录办事、投诉、咨询等超1万人次,办理群众反映的事项2.5万余件,办结率100%,“龙游通+全民网格”成为百姓最信任的品牌。

    “村情通”、“龙游通”通过信息收集发布、网络在线服务、掌上电子办公、线上即时沟通、后台推送流转,对基层社区实行智能化治理+服务,有效破解基层组织作用发挥难、村(社)情民意掌握难、群众办事诉求难、村(居)民参与治理难、组织发动群众难等难题。衢州其他县(市、区)纷纷推行,柯城“点点通”、衢江“钉格通”、江山“E家亲”、常山“慢城百事通”、开化“三民工程”E掌通等“村情通”、“龙游通”式智能应用平台全部上线运行,

    (三)“衢州通”:社会治理智慧化。衢州市借力“村情通+全民网格”、“龙游通+全民网格”的成功经验和全国首批“雪亮工程”示范城市、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试点城市,联网推出“衢州通”,着力推进“城市数据大脑2.0”工程。衢州市破除联网共享技术障碍,打破信息数据藩篱,率先打通公安各警种间数据,大力推进各行业、各区块数据的收集汇聚,促进数据融合。使得视频监控从只管看的“眼睛”升级为能看能思考的“大脑”,成为帮助人决策判断的“智囊”,高效提升了预测预警预防能力。让数据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腿,推动事项一揽子受理、一次性办结,解决了服务群众和企业“最后一公里”问题,实现办事“最多跑一次”、“一窗受理、集成服务”。央视《将改革进行到底》把衢州“最多跑一次”改革进行了全面展示。

    衢州市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构建起了以乡镇(街道)综合信息指挥室为枢纽,整合综治工作、市场监管、综合执法、便民服务等资源力量,构建基层治理一个大平台。1037名派驻人员下沉一线,实现与乡镇(街道)力量的深度融合,变“部门干部”为“平台干部”,全市乡镇(街道)基层治理新模式进入信息化、常态化运行。

    目前,全市共有近70万群众关注加入参与其中,家庭覆盖率80%以上,群众一机在手,就可通过“随手拍”“村民信箱”“掌上办”等,参与平安建设、村(居)务管理、移动办事。衢州直面大数据时代,倾力打造“城市数据大脑2.0”,深化实施智慧工程建设,抢占了创新基层社会治理新的制高点。

    二、衢州市基层治理智能化探索的特点与启示

    从发端于草根的“村情通”,到全面推行的“龙游通”、“衢州通”,两年的时间,实现衢州市全域全覆盖运行,在基层治理领域取得良好成效,归纳起来有以下特点。

    (一)群众接受程度高,易推行。“村情通”等推行以来,得到了基层群众的普遍欢迎,快速推进。一是充分实现了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党务、村(居)务、财务网上公开,便于群众随时随地阅览、提问、表态和监督。二是充分实现了“最多跑一次”。小事“掌上办”、“马上办”,大事“跑一次”,群众办事便利程度大大提高。三是加快推进政府数字化转型,改革红利充分释放。政府治理社会和服务公众透明化,杜绝“黑箱操作”,群众对政府信任度、配合度不断提高。

    (二)有利于降低基层治理成本。基层治理信息化大大降低了参与各方的人力成本、时间成本、财力成本。一是大大降低了群众办事成本。许多群众办理事项实现了网上提交、后台流转、即时交办、及时办妥。二是大大降低了群众参政成本。基层群众参与村(居)建设、对政府建言献策的便利程度大大提高、积极性有效提升。三是大大降低了村(居)组织和政府运行成本。村(居)组织及各级政府与群众网上沟通、网上协调顺畅,网上动员快速便捷;村(居)组织与上级政府及政府间、部门间的网上沟通协调流转加快,成本降低。

    (三)提升基层治理效能。基层治理的现代化是国家层面治理现代化的根基,以街道社区和乡村为主体的基层社会是实现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的重点和难点,信息化、智能化有效提升了基层治理的效能。一是党建引领充分发挥。“党员先锋”模块把党建概况、党员学习、制度文件、党员联户、清廉村居建设等情况上网,不仅有利于宣传党的政策、发挥主流“正能量”作用,还能起到让群众监督党组织和党员的作用,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得到强化。二是政府负责充分体现。政府主导的“基层治理四平台”(即综治工作、市场监管、综合执法、便民服务四平台)建设,在覆盖乡(镇、社区)后,通过信息化来向村级延伸是一条现实路径。三是基层自治有效开展。基层群众自我管理、自我服务网络化,社会组织、志愿者队伍服务群众网上领办,实现服务精准化、常态化。四是法治理念普遍强化。“衢州通”等平台的平安建设、法治建设、法律服务、群防群控等子板块起到了很好的法治宣传、法律服务作用,群众学法用法守法水平得到较大提高,有力推进了当前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五是德治教化深入人心。“村情通”的“红黑榜”,到“衢州有礼”,文化育人、德治教化的作用不断显现。

    衢州市的信息化、智能化基层治理实践为社会治理现代化提供了现实路径。最为基层和基础的“村情通”具有低成本、可复制、可推广的优势,其推广应用意义十分突出。桐乡“三治结合”典型的“一约两会三团”(即村规民约,百姓议事会、乡贤参事会,百姓参政团、道德评议团、百事服务团)实践模式,扎实有效,但从社会发展趋势看,若不能运用互联网信息化手段,随着“熟人社会”的逐步瓦解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单纯的线下运行,必然会从“有效”走向“微效”、甚至“无效”。基层治理应充分运用信息化、智能化手段,实行“线上运行为主,线上线下共进”的模式,才能实现低成本、高参与、全覆盖、智能化、高效能、可持续。

    三、推进我省基层治理现代化的对策及建议

    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强社会治理制度建设,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社会治理体制,提高社会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从我省的实践来看,智能化既是大数据时代的必然要求,也为社会化、法治化、专业化提供条件。为加快推进我省基层治理现代化,我们提出以下建议。

    (一) 在全省全面推广“村情通”、“衢州通”实践经验。结合基层治理、“最多跑一次”改革、政府数字化转型,确立目标,加快推进基层治理网络化、智能化建设。以“两条腿走路”思维,同步推进“村情通”及“龙游通”、“衢州通”模式的县市省智能平台。一是全面推广“村情通”、“社情通”落地。结合2018年启动的“万村善治工程”建设,今年底全省所有行政村启用“村情通”,解决各地乡村治理进展不一,治理要素和标准参差不齐问题;城镇社区参照实施。二是在年底前初步搭建完成省市县乡村全覆盖、全链接的社会治理智能化网络,实现五级平台联网运行的大平台。

    (二)加快提升社会治理智能化水平。一是做好大数据融入社会治理的顶层设计,加快推动大数据标准体系建设,各级政府要按统一的数据标准运用和开发子系统,各基层单位数据要严格按照标准进行采录,保证数据的一致性和准确度;整合已有的大数据平台,彻底消除“条块不畅”“信息孤岛”等壁垒,推进各个基层异构系统的统一。二是充分运用大数据优势,实现社会治理的精细化和科学化,提高数据分析运用水平,提升社会治理与公共服务智能化水平。

    (三)强化基层治理智能化思维。政府部门应进一步从传统的治理理念转向网络时代治理理念,充分发挥大数据的分析决策作用,及时发现基层治理中存在的问题,增强基层治理的前瞻性、有效性。一是引导各级干部涵养大数据思维。将大数据思维融入社会治理的推进方向、工作方式和决策思路。二是加强对基层管理者的培训。了解大数据知识,掌握运用信息化手段处理工作的技能。三是提高全社会大数据思维和技术的认知。通过各种方式加强大数据知识的宣传推广,让社会各个领域、行业和阶层的群体了解大数据,为大数据在基层治理智能化中的运用奠定良好的社会基础。四是加快培养大数据人才队伍。注重基层大数据人才队伍的培养,加强对现有相关工作人员的大数据专业培训,帮助基层管理工作者掌握大数据相关知识和操作技能;鼓励高校针对性地培养大数据技术人才,满足基层社会治理的人才需求。

    (四)坚持线上线下互动互补、一体推进。一是要注重因地制宜、因事制宜。按照“宜上则上、宜下则下,能上则上、尽量多上”的原则,推进基层治理信息化、智能化进程。二是注重一体推进。基层治理与基层群众密切相关,不可一成不变,也不可一上了之,要强化线上线下协调推进,线上做精,线下做实。三是要加强分类指导。各地基层治理水平和信息化程度不平衡情况十分突出,在推进基层治理信息化过程中要加强分类指导,以高带低,以高促低,共同推进。四是大力提高网格员队伍素质。网格员处于基层治理的最前端,担负着了解村(社)情民意、化解社会矛盾、服务村(居)群众的职责,基层治理信息化对网格员提出了新要求,不仅要当好知情员、调解员、服务员、“跑小二”,还要当好基层治理信息化智能化的信息采录员、大数据提供员和辅导员,要加大对网格员信息化知识和技能的培训,提高“精细化管理,贴心式服务”水平。

    作者:2019年第一期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进修三班第二组

     

    附件:
    相关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浙江省委党校 (浙江行政学院) 地址:杭州市文一西路1000号
    中国工信部备案号/经营许可号:[浙ICP备050381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