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智库建设>正文
  • 关于综合开发利用城区高架桥下空间的对策建议
  • 时间:2018-05-07 | 发布部门:科研处 
  • 高架桥下空间的交通分割、边角阴暗、空间局促等特性使其难以被利用。对寸土寸金的城市来说,如何综合规划和有效利用这些“边角料”空间,将城市消极空间转为积极空间,利用这些空间来进行创意设计,让桥下空间“活”起来,将是当前和今后城市建设、打造全域花园式美丽城市面临的重要课题。目前从国内到国外、从超级城市到普通城市,已经开始对高架桥下多层次立体空间的资源再利用、并提高其利用率予以了更多的重视,并积累了很多经验。这些空间利用得好,对于提升城市形象、打造花园城市、建设美丽浙江具有积极意义。

    一、国内外城市的高架桥下空间开发利用的主要形式

    1、体育休闲场所。加拿大多伦多市在立交桥下建造了以游乐场、篮球场和滑板公园为主的体育公园;杭州市将新景高速公路15处高速桥下空间改造成篮球场、笼式足球场等体育运动场所;长沙市在银盆岭桥下修建了体育休闲公园——紫凤园,结合桥下空间的特点,依次建造了三人制篮球场、乒乓球馆、市民健身乐园、生态休闲茶庄、棋牌室等;广州市将天河区奥林匹克中心附近的北环高速公路高架桥桥下空间改造为足球场、篮球场、羽毛球场、溜冰场等。台州黄岩东城街道原来脏乱差的立交桥下,整修成了汇集篮球场、足球场和跑道的运动场所。这些高架桥下的体育设施,不仅为周边居民提供体育休闲的场所,而且为运动爱好者提供了较廉价的活动场地。

    2、公共服务设施。根据周边情况,规划设置由当地政府职能部门设立便民设施或与日常生活密切联系的场地,如出租车休息站、汽车修洗中心、停车场、图书阅览室、公厕等。澳门金莲花广场旁高架桥下,就设立了公共厕所满足游客需要。

    3、商业场所。城市高架桥下空间在高度、宽度等方面达到要求时,结合周边土地利用情况,可以作为城市办公、环卫、储藏空间等。如,日本高架桥下聚集众多小商铺,与周边环境形成亲切的街道空间;法国巴黎艺术桥商业长廊是由已经失去交通功能的昔日铁道高架桥改建而成,桥上的空间设计成一座空中花园,桥下半圆形的跨距拱门空间规划成艺术家工作室、手工艺坊、画廊、创意 商店等,形成一条别具风格的商店街,成为巴黎创意一景。

    4、廉租房或临时用房。在安全允许的条件下,一些城市利用高架桥下空间建成了廉租房或临时用房,以解决城市贫困人口的居住问题,弥补廉租房或经济适用房房源不足的问题,但一般这类房源只租不售,或者只用于临时居住。

    二、城市高架桥下空间开发利用存在的问题

    以宁波市城区为例,宁波城市核心区域桥下空间总用地面积约192.38公顷,包括水桥18座,立交桥7座,互通区7个。根据现状用地分析,理论上可进行开发利用的桥下空间面积约为86.93公顷,占总桥下用地的45.2%,其中城市中心区域约为5公顷左右。目前主要以绿化及闲置废弃用地为主,且主要分布在环城南路、北外环路及东外环沿线。调研发现,目前城区高架桥下空间开发利用存在以下问题:

    1、空间分布不均衡。城市中心区域范围利用需求大,利用形式丰富;周边区域利用需求小,利用形式单一,且与桥梁建筑形式结合不理想。许多高架桥下空间变为停车场;没有规划为停车场的桥下空间,也经常自发地被社会车辆所占用,公共和文化设施较少,缺少综合规划和有序使用。

    2、利用效率低。缺少整体规划,零散利用较多。桥下空间现状普遍存在利用率较低的情况,最多的是绿化公园和市政交通基础设施;但同时往往出现多方利益主体抢占使用的情况,使得桥下空间资源不能得到合理分配和充分利用。

    3、空间形象差。城市中心区域展示面的桥下空间缺乏统一规划与设计,整体形象较差,不能很好地体现城市面貌。环境及景观效果不佳,市区内的桥下空间尽管有大部分区域进行了绿化,有的效果还比较好,但普遍存在绿化单一、种植程度弱、休闲场地少的问题,同时也缺乏景观元素,使高架桥下空间色彩单一、形象呆板、环境枯燥。

    4、使用管理较混乱。由于缺乏明确的管理制度和统一的管理机制,桥下空间权属不清、监管困难,导致桥下空间管理权责不明、执法困难,不少高架桥桥下环境存在脏、乱、差等问题:有些桥下空间成了无照游商的集聚地,有些被用于堆放垃圾,有些甚至成为了流浪汉的栖息地。

    三、城区高架桥下空间利用的建议

    1、提高思想认识。高架桥下空间开发对城市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有助于提升城市形象和品质,有助于高效利用土地资源,增加居民家门口的公共服务设施和便民设施。特别是通过把桥下空间打造成体育公园,可以把体育健身场地和生态园林环境巧妙地融为一体。

    2、把握好几个原则。首先,体现人本。利用桥下空间的目的是为市民服务,利用主体是活动在其中的人,因此,要创造富有吸引力的活动空间,以人为本,通过空间的营造来减少桥下空间的消极因素。为了使立交桥桥下空间的可达性与安全性增强,在进行桥下空间的步行系统设计的同时,应将其与周边道路的步行系统相统一,尽量避免人车混行,保证行人的安全。桥下体育公园应提供漫步及游憩的场所,并应有灯光照明系统,内部可结合光照条件设置铺装场地,活动场地应进行围合,确保场地活动的安全性。

    其次,综合开发。市区内高架桥下空间通常由原道路空间转化而来,对于新增的可利用空间,受到周边多种功能区及利益群体觊觎,是多种利益群体“争夺 ”的对象。其利用应充分考虑周边用地及功能,综合考虑交通、社会、经济与环境效益,整合、合理利用桥下空间,与周边功能及空间有效地融为一体。

    第三,公益优先。在同等需求的情况下,桥下空间应尽量为市民公共活动提供机会。高架桥周围为居住区,桥下空间可开辟为公共活动空间,增设文化体育等休闲设施,桥体进行适当装饰,增加夜景照明,从而有效化解高架桥对市民生活带来的负面影响,化解周边居民的负面情绪。

    第四,一桥一策。根据每个桥下空间的特性,同时满足不同地域不同层次的市民对空间的不同需求,统一管理、充分利用、合理布局,最大程度提高利用率。

    3、做好规划,综合利用,有序开发。对桥下空间整体进行系统的规划与设计。应充分考虑整体影响因素,组织专家、机构、居民等对桥下空间设计方案进行整体论证,形成一体化规划设计,以构建良好有序的城市景观和空间体系。建议今后高架桥规划建设要把桥下空间的利用一并综合考虑,共同设计规划和开发利用,避免二次开发的浪费。

    4、统筹协调,统一管理,政策先行。桥下空间的利用一般涉及到交通、城管、规划、建设、工商、公安、文广、体育、电力等多个部门,一个部门没有协调好,开发利用就不可能推进。建议出台高架桥下空间利用的鼓励政策、规范管理文件等,并成立高架桥下空间利用综合管理协调小组,按建设类型明确管理部门及相关职责。

    5、引进社会资本,“谁开发谁受益”。广泛引进社会资本和社会资源,运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等多种模式,拓宽开发建设投融资渠道。秉持“谁开发谁受益谁维护”原则,减少政府日后的维护成本,有利于长效管控。比如,对休闲体育公园的专业体育设施的使用在政府物价部门指导下采用合理收费模式。

     

                       施亚波  宁波市委党校副研究员  

    附件:
    相关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浙江省委党校 浙江行政学院 地址:杭州市文一西路1000号
    中国工信部备案号/经营许可号:[浙ICP备050381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