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主体班次>学员研究>正文
  • 浙江日报:“腾笼换鸟”的县域实践
  • 时间:2017-06-27 | 发布部门:学员工作部 
  • 6月6—9日, 校院第二期领导干部进修一班全体学员赴全省各地开展主题调研,五个调研组成员带着问题与思考深入基层、走近群众,通过开座谈会、实地考察、与群众交流等途径,形成了五篇高质量的调研报告。其中,三组《“腾笼换鸟”的县域实践》在浙江日报全文刊发。

     

    浙江日报:“腾笼换鸟”的县域实践 http://zj.zjol.com.cn/news/682416.html

     

    “腾笼换鸟”的县域实践

                                 ——嘉善县整治提升“低小散”块状行业的调查与思考

    2008年,嘉善县成为习近平同志的基层联系点,他在嘉善调研时提出,要在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方面取得新成效,在推进城乡一体化方面创造新经验,在主动接轨上海方面迈出新步伐。近年来,嘉善县按照习近平同志要求,“壮士断腕”推进“低小散”块状行业“腾笼换鸟”,有效促进了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生态环境的改善、社会治安的稳定。2016年腾退“低小散”企业821家,全县工业经济不减反增,实现规上工业产值1090.5亿元、亩均产值378万元、亩均税收14.2万元,分别增长7.5%、9.2%和9%,Ⅲ类水占比提升到64.3%,PM2.5下降12.8%,取得了“凤凰涅槃”的成效。

    “腾笼换鸟”势在必行

    改革开放初期,嘉善县块状行业从“一村一品、一地一业”起步,曾有力地促进了地方经济发展,在集聚产业、富民增收、壮大村级集体经济等方面创造了巨大价值。但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块状行业层次低、结构散、创新弱、规模小的现状与县域科学发展示范点建设的高标准、高要求越来越不相适应。突出表现在:

    生产方式与生态环境不匹配。“村村点火、户户冒烟”,以家庭工厂为主要形态的工业生产方式直接导致了环境恶化。全县高污染锅(窑)炉最高峰时达到1181台,2013年有黑河、臭河、垃圾河390条,“低小散”企业违建近430万平方米。

    产出效益与占有资源不匹配。2015年“低小散”企业占地近10000亩,污水排放量占全县污水日处理能力的35%,但税收仅占财政总收入的4.3%,亩均税收、亩均产出、全员劳动生产率仅为全县平均的0.5%、8.9%、34%,且安全生产事故连续多年占比40%以上。

    企业发展与科技创新不匹配。“低小散”企业主要依靠违法建筑、直排偷排、逃税漏税等降低经营成本,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劣币驱逐良币”。没有一家“低小散”企业拥有研发中心、发明专利和品牌,产品抽检不合格的企业中“低小散”企业占95%。

    企业布点与产业规划不匹配。2015年1887家村级“低小散”企业、500多家“四无”企业分布在工业主平台外的主要道路、河道两侧以及老集镇、行政村,这些企业分属32个行业,行业间关联度不高,存在同一生产环节多头布点、恶性竞争的问题。

    制约“腾笼换鸟”的症结

    嘉善县是全省最早启动块状行业整治提升的地区之一,但这项工作实际推动难度较大。究其症结,主要在于:

    从政府层面看,整治工作情况复杂。“低小散”块状行业量大面广、成因复杂,政府推进整治工作顾虑较多。整治前期需投入一定的财政资金,会影响主要经济指标以及年度目标责任制考核。同时,这类企业早期生产场地以违法占用村集体土地为主,地上构筑物以违章建筑为主,政府依法查处时间长、成本高、难度大。

    从企业层面看,转产转型本领恐慌。“低小散”企业多为家庭工厂,企业利润是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整治工作对企业主来说是“断其财路”“端人饭碗”,且这些企业主普遍年龄偏大、文化程度不高、思想观念陈旧,对再投资再创业信心不足,因而存在较强的抵触情绪。以嘉善县南北暑村为例,拟腾退的158家企业年均利润33万元,50岁以上企业主有129人。

    从社会层面看,矛盾隐忧仍然存在。“405060”就业人员占有一定比例,企业腾退后因年龄大、技能缺乏,部分就业人员短期内再就业难度大。部分已腾退企业主长期赋闲在家,亦有可能成为潜在的社会不稳定因素。

    “腾笼换鸟”的主要路径

    嘉善县始终把整治提升“低小散”块状行业作为转型升级“组合拳”中的最重一拳,不给落后产能有生存空间。

    经济形态上,由块状经济向小镇经济转型。按照特色小镇理念提升传统块状行业,进一步优化生产力布局、集聚高端要素。

    “无中生有”型——归谷智造小镇、机器人小镇。归谷智造小镇在整体腾退厍浜村级工业园的基础上规划建设,目前已引进高科技企业130多家,累计引育国千、省千专家44人,完成了“以烧土生产土瓦土砖”到“以科技人才生产金砖银砖”的“凤凰涅槃”,实现了“淘汰一座砖瓦厂,催生一座海归梦工场”的蝶变。

    “龙头带动”型——互联网通信小镇。西塘镇通过腾退30多家废钢、钮扣企业,引进总投资59.8亿元的行业龙头企业富通光通信全产业链项目,并集成了光纤产业链上的日本住友、法国液化空气等世界500强企业3家、其他隐形冠军企业15家,实现了块状经济从“横向同质竞争”到“纵向协同配套”的转变。

    “产业融合”型——巧克力甜蜜小镇。大云镇是嘉善县第一个实现“低小散”企业全域清零的乡镇,围绕歌斐颂巧克力工厂规划打造了巧克力甜蜜小镇,突出“旅游+工业”特色,实现了三次产业的完美融合。

    空间布局上,由村村点火向“两创”中心(小微企业园)转变。嘉善县对产业集聚的空间布局以点群开发模式为主,注重园区的集聚化、专业化发展。合理编制腾退规划,明确两年内全面腾退工业园区外的1887家“低小散”企业,腾出土地9369亩。打破镇域、村域界限,采取乡镇参股、村集体入股、腾退企业抱团入股的方式,两年内建成13个产业特色明显的“两创”中心,节约土地91.6%。

    企业改造上,由“工业2.0”向“工业4.0”跃升。实施以“机器换人”为主的智能改造,三年实施技改项目815个,完成投资300亿元,全员劳动生产率年均增长10%。比如,梦天木门三年投资5亿元进行智能化、自动化改造,应用智能工厂平台、视觉识别、机器人、虚拟设计等先进技术,所有生产环节全部在智能、无人的环境中完成,生产线效率提升4倍,操作工人减少75%。

    产能转移上,由县内统筹向县外合作突破。鼓励企业“走出去”,大力推动劳动密集型、资源密集型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实现在更高、更宽领域的生产、贸易和资本布局,目前已有23家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13个国家投资27个项目。

    “腾笼换鸟”的几点经验

    嘉善县“低小散”块状行业整治已由分区域、分行业整治进入到了全域推进、全行业整治、全面清零的阶段,形成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工作方法,取得了一些可资借鉴的经验。

    政府有定力。习近平总书记要求,牢固树立新发展理念,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扭正政绩观。“破旧立新”需要时间,能否保持定力尤为重要。既要顶住短期经济指标增速下行的压力,更要加快通过招大引强提高新旧动能转换的能力。从嘉善经验看,要做到定好的方案一推到底、制定的政策一贯到底、确定的对象一拆到底,保持工作定力不变、政策定力不变、措施定力不变。

    政策要合理。要始终坚持用法治思维、法律手段推进“低小散”块状行业整治工作,既要坚持合法合规、公平正义,通过“五水共治”“污水减量”“亩均绩效评价”等措施进行“绿色倒逼”,一把尺子量到底、一个标准执行到底,又要尊重“低小散”企业历史,对腾退企业给予一定的奖补资金,鼓励其再投资再创业。

    各方得出路。“低小散”块状行业整治必须兼顾好村集体、企业和员工利益。村集体要有收益,通过收入兜底、土地指标收储、发展第三产业等途径确保既能“净村”又能“富村”。企业要能接受,鼓励腾退企业通过抱团转产、产能转移、入股“两创”中心等途径实现“二次创业”。员工要能转业,及时对腾退企业员工开展分类式、菜单式培训,提供再就业服务。

    推进重合力。“低小散”块状行业整治痛下决心是前提、镇村推进是根本、部门合力是基础。从嘉善经验看,通过“善政学堂”统一思想、县镇村作战室挂图作战、“局长驻点”重点突破、“县长破难”领衔推进、联合执法强化倒逼等创新举措,形成工作推进的强大合力。

    【作者为2017年第二期领导干部进修一班第三课题组】

     

    附件:
    相关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浙江省委党校 浙江行政学院 地址:杭州市文一西路1000号
    中国工信部备案号/经营许可号:[浙ICP备050381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