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业务指导>工作动态>正文
  • 关于30年党校系统建设的思考
  • 时间:2014-07-04 | 发布部门:校院工作处 
  • 党校是党的干部教育事业的主渠道、主阵地,党校系统的整体建设是党校工作和党的干部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直接关系到党校的干部教育主渠道作用的发挥,关系到党的干部教育事业的整体发展,因此,必须从全党的高度、党的干部教育事业的高度来思考、认识、把握和部署党校系统的整体建设以及与之相关的党校的业务指导工作。30年来,党校系统建设和业务指导工作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开拓进取、奋发有为,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也给我们提出了很多值得总结和深思的问题。本文尝试对30年来的党校系统建设和业务指导工作进行系统的探究和反思,抛砖旨在引玉,以期把对党校系统建设和业务指导工作的研究进一步引向深入,以便于把全国党校系统的业务指导工作做得更好,把党校系统的主渠道作用发挥得更好。

    一、30年党校系统建设和业务指导工作的回顾

    (一)30年党校系统建设和业务指导工作的成就

    党校系统建设与党校业务指导工作是紧密相关的,离开了业务指导工作,党校系统建设就无从谈起。但是,党校的业务指导工作并不是与党校同时产生的,它是党的建设和党校事业发展的产物。从产生的时间看,尽管早在1955年中央批转的《中央宣传部中央组织部关于中级党校工作座谈会向中央的报告》中,已经提出了加强各级党校的联系问题,要求“高级党校对中级党校、中级党校对初级党校,都应当积极主动负起自己义不容辞的指导和帮助责任”,但真正进入操作层面的业务指导工作,则是与改革开放以及中央党校及地方各级党校的陆续复校时间几乎是同步的。30年党校系统建设和业务指导工作的历史,可以大体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起步和实践探索阶段。

    这一阶段从1979年底全国党校工作座谈会(也称“第一次全国党校工作会议”)的召开到1995年《中国共产党党校工作暂行条例》的颁布。

    1979年底,中央召开全国党校工作座谈会,随后中央下发了[1980]12号文件,提出了“上级党委党校和下级党委党校之间要建立一定的业务联系”,新时期的党校业务指导工作由此拉开了序幕。1983年中央召开第二次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会后下发的“中发[1983]14号”文件明确指出:“上级党委党校和下级党委党校建立必要的业务指导关系,在办学、教学和理论研究等方面,加强联系,交流经验,密切配合,共同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党校教育体系”,中发[1983]14号第一次明确地把上下级党校之间的关系界定为“业务指导关系”。1985年党校工作座谈会之后,中央下发了[1985]24号文件,进一步强调:“为了有效地加强上级党委党校对下级党委党校的业务指导工作,中央、省和地市级党校可以设立精干的党校工作的联络办事机构,负责校际之间的业务联系,沟通情况,经常交流和总结经验。”1990年9月,中央下发了《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校工作的通知》(中发[1990]15号文件),《通知》对业务指导的范围作出了新的规定,除教学、科研和培养师资等三个方面外,增加了在办学方针、班次与学制、课程设置、贯彻中央有关党校工作指示等方面进行调查研究,及时向中央提出建议的规定;《通知》还提出在认真总结经验、加强研究的基础上,抓紧制定党校工作的法规。1994年5月,中央下发了《中共中央关于新形势下加强党校工作的意见》(中发[1994]5号文件),又增加规定了“对党校系统的学历、学位、专业职务评定工作加强研究和指导”的规定,这就使党校系统业务指导的范围和内容得到进一步的扩大和充实。

    这一阶段的党校系统建设和业务指导工作取得的成就是巨大的,基本奠定了党校系统和业务指导的基础。具体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

    1.明确了党校系统内部的体制关系,即上下级之间为业务指导关系,奠定了党校作为一个系统的法理基础。随着中央关于党校工作和党校建设的一系列重要文件中关于党校系统上下级关系的逐步明确,上下级党校之间的关系从最初的一般性的随机性的联系逐步发展成为有党内文件依据的业务指导关系。业务指导关系的建立,解决了党校作为一个系统的法理依据,对于党校系统建设和党校事业的发展,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在干部教育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2.初步建立了党校系统各级业务指导机构,明确了机构的性质、职能和工作职责。为了贯彻[1985]24号文件精神,中央党校于1985年成立联络处,最初设在教务部,1988年改设在办公厅,更名为“地方党校工作处”。1990年10月16日,为了贯彻中发[1990]15号文件精神,加强对全国各省、市、区党校的业务指导工作,中央党校校委决定,成立地方党校业务指导小组,明确规定,指导小组在中央党校校委领导下,统筹协调和组织实施对以省、市、区党校为重点的地方党校的各项业务指导工作,并决定将办公厅地方党校工作处改称为“地方党校工作办公室”(以下简称“地方办”),作为地方党校业务指导小组的办事机构,明确规定了地方党校工作办公室的工作职责。校委决定,今后凡涉及中央党校指导地方党校业务的事宜,均由指导小组负责,校内有关部门对地方党校业务工作的指导,应在指导小组的统一安排和协调下进行。

    各地省、市级党校也先后建立业务指导机构,确保有人负责业务指导工作。一些地方党校在校委统一领导下,建立党校业务指导工作领导小组,统筹对下级党校的业务指导工作,组织协调全校业务部门开展对下业务指导活动。

    3.初步形成了业务指导工作的原则,建立了相关的工作制度。这些原则包括:业务指导工作在校委统一领导下进行;业务指导在上下级党校对应的业务部门间对口进行;在党校系统内实行分级指导,上级党校一般只对其直接下一级党校进行业务指导。

    4.初步探索并确定了业务指导工作的具体内容。从这一时期各地党校开展业务指导工作的实践看,这一阶段的业务指导工作内容以教学科研和教师队伍建设为主,具体包括:(1)在校委统一安排下,组织协调校内教学科研部门开展与下级党校的科研协作,组织编写省、市、县党校主要班次的教材和教学大纲,对一些重大问题集中研讨;(2)对下级党校的办学方针、班次与学制、课程设置、教学科研、队伍建设、后勤建设等方面,组织调查研究、掌握情况、总结交流经验,对带有普遍性的问题,提出解决办法;(3)对下级党校贯彻执行中央、省委、市委关于党校工作指示情况进行检查,提出问题和建议;(4)有计划地对下级党校的教学科研人员和其他管理人员进行业务培训,做好职称评审的综合协调工作;(5)召开下级党校校长会议,传达中央和党委对党校工作的指示精神,交流工作经验,等等。

    5.搭建了开展业务指导的平台。业务指导的平台主要包括创办业务指导刊物和形成了一些党校系统的会议惯例这两个方面。在业务指导刊物方面,中央党校校委于1983年创办机关报《中央党校通讯》(后于1997年改名为《党校报》,2000年改为《学习时报》党校教育专刊),发挥交流经验、沟通信息、积累党校文化的作用。此外,中央党校于1991年创办《党校工作通讯》,作为对全国党校进行业务指导的专门刊物,截至目前已刊出620多期,旨在发挥对地方各级党校的业务指导作用。地方党校也创办了一些内部发行的刊物,提供各地党校信息,相互交流办学经验。如《黑龙江党校通讯》、《重庆党校工作通讯》、《四川党校通讯》、《山东党校通讯》等等。各地党校还先后创办了校报,如《重庆党校报》、《吉林党校报》、《江西党校报》、《山西党校报》、《江苏党校报》等。部分省党校创办了具有党校业务研究性质的内部刊物,为干部教育规律和干部成长教育规律的研究搭建了很好的平台,其办刊的立意已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信息沟通与经验交流,这一类的刊物如浙江省委党校主办的《党校工作研究》、甘肃省委党校主办的《干部教育动态》等。

    会议是进行业务指导的另一重要平台。1979年以来,党中央多次召开全国性的党校工作会议,为党校事业的发展指引方向、明确任务。为了贯彻中央关于党校工作的有关会议和文件精神,各级党委分别召开区域性(铁道部党校以系统为标准是个例外)的党校工作会议、党校校长会议、党校校长座谈会等。党校校长会议一般一年召开一次,从中央到地方正在逐渐形成惯例;党校工作会议、党校校长座谈会则一般不定期召开。这些会议的主要内容包括:传达中央、省、市关于干部教育培训工作和党校工作重要精神,交流经验,研究解决党校办学中的新情况、新问题。这些会议具有很强的政治性、综合性,在全国党校的业务指导工作中发挥了主导性作用。

    此外,各级党校的业务部门按照中央和省委等有关文件的精神,积极履行本部门的专门性业务指导职能,对口对下级党校的业务部门开展业务指导,不定期召开本部门党校系统会议。如全国党校办公室主任和工作处长会议、全国党校教学工作会议、全国党校科研工作会议、全国党校行政后勤工作会议、全国党校信息化建设会议、全国党校图书馆工作会议等。需要指出的是,全国党校办公室主任和工作处长会议与以上各种专门的业务性会议不同,由于办公室工作的综合性,这种会议对于全面贯彻《党校工作条例》和中央和省委关于党校工作的精神,具有综合性指导意义,对于党校系统建设具有其他部门无法取代的重要意义。任何部门性的对口业务指导工作,都必须在党校校委的统一领导下,在业务指导综合协调办事机构(中央党校称为“办公厅地方办”,省级党校称为“党校工作处”)的具体组织协调安排下,发挥专门性的业务指导作用。

    6.创造性地开展了业务指导工作,各地进行了多种形式的积极探索,积累了一些开展党校系统建设和业务指导工作的宝贵经验。

    在创造性地开展党校业务指导工作方面,各地进行了积极的探索。比如1983年第二次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之后,各地普遍重视加强对党校工作的领导,河南省委负责同志要求成立省、地(市)两级党校工作小组和办事机构,研究解决党校工作中的重要问题。山东省委在书记办公会上确定成立全省干部教育工作小组,统管干部教育和党校工作,由一名副书记任组长。福建省委也决定成立全省党校工作领导小组,统管全省的党校工作。1983年,河北省委党校根据省委指示精神,决定成立党校教育规划小组。规划小组的任务是:了解地、市、县委党校贯彻执行中央和省委关于党校教育正规化决定的情况,提出落实省委关于党校教育正规化决定的具体意见,研究建立健全全省党校教育体系问题,等等。

    又如,在具体措施上,1991年6月,为了贯彻[1990]15号文件精神,辽宁省由省委党校、省委组织部、省委宣传部有关人员联合组成7个调查组,分赴14个市对48个市、县和大企业党校贯彻中央15号文件情况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束后,向省委写出调查报告,通过大检查,促进了市、县、大企业党委对党校工作的重视,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开展全国、全省或者全市党校系统的专项表彰大会,如1995年12月召开了全国党校系统优秀教师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1995年9月14日陕西举行党校系统首届优秀教师、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会后受表彰的同志还向全省党校系统的同志发出了倡议书。1995年湖北省委党校决定,每年6月定期举办学术报告会,为全省党校系统的教研人才提供到省委党校作学术报告的机会,以便发现精品,发现人才。1995年山东省委党校以召开电视电话会议的形式,表彰全省党校系统先进党校、先进教师、先进工作者。

    一些党校与组织部门联合举办校长研讨班,加强地方党校领导班子建设。

    此外,在教学、科研、师资队伍建设等方面,全国党校系统的业务指导工作还有许多创新举措,限于篇幅,这里不再一一列举。

    7.对业务指导的模式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业务指导分为日常性业务指导和临时性业务指导,这一时期的业务指导在这两个方面都初步形成切实可行的模式。具体地说,日常性的业务指导由党校的业务指导部门负责综合协调,各业务部门对口进行业务指导;临时性业务指导则由党校会同组织部、宣传部等有关部门联合进行,主要是调查了解地方党校落实中央和省委、市委有关文件的落实情况,发现问题,及时向党委汇报并提出改进意见。两种模式运作方式不同,相得益彰。

    第二阶段:规范化、制度化阶段。

    这一阶段从1995年《中国共产党党校工作暂行条例》的颁布,到2008年《中国共产党党校工作条例》的正式颁布,时间跨度13年,也可以称之为暂行条例实施的13年。这一阶段党校系统建设和业务指导工作的特点是:

    1.业务指导工作走向规范化、制度化。对这一阶段业务指导工作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事件是《中国共产党党校工作暂行条例》的颁布。这部条例虽然冠名“暂行”,但是对于党校工作的促进、党校事业的发展意义不可低估。首先这部暂行条例以党校为规定对象,从而赋予了党校以整体性的意义。其次,暂行条例还第一次以党内法的形式对党校业务指导工作做了明确的定位,其中第一章第13条用专条分项对业务指导工作做了具体的规定,使过去一直比较含混的业务指导概念变得比较清晰,同时明确了业务指导工作的主要内容。

    2.党校建设评估被作为业务指导的重要手段在各地被普遍采用。2000年6月5日中央作出了《中共中央关于面向21世纪加强和改进党校工作的决定》,《决定》指出:“各级各类党校都应当按照《中国共产党党校工作暂行条例》,规划党校建制,明确办学标准,提高办学质量,进一步实现党校教育的规范化和制度化。要制定科学的办学质量评估指标和评估体系,定期开展党校办学质量和综合条件的评估工作。”以辽宁省为例,省委党校从2000年开始着手调研,起草了《全省市级党校综合评估体系》。在反复征求市级党校意见并到外省党校进行调研后,于2002年最终形成了全省市级党校综合评估体系。

    3.信息化建设在党校系统建设及业务指导工作中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1999年中央党校启动远程教学网络建设,到目前为止,已经初步建成覆盖全国的党校系统远程教学网络,在教学、科研和党校建设其他领域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第三阶段:全面提升质量阶段。

    这一阶段从2008年9月3日中央颁布《中国共产党党校工作条例》和10月召开全国党校工作会议开始,目前正处在这个阶段中。

    2008年9月3日中央颁布《中国共产党党校工作条例》,紧接着,10月中央召开了全国党校工作会议,胡锦涛总书记和习近平同志发表了重要讲话,为党校充分发挥在党和国家事业全局中的作用指明了前进的方向。这部正式条例对业务指导工作做出了比暂行条例更全面细致的规定,是党校系统开展业务指导工作的法规依据。

    2010年1月20日,中央党校校委通过并下发了《中央党校对地方党校业务指导办法(试行)》。这是党校系统内第一个关于业务指导工作的专门的规范性文件。

    由于这一阶段还正在进行中,其特点将随着实践发展不断地显现出来,对其特点的概括尚需时日。但是,可以预料,随着依法治国方略的落实和党内依法执政、依法办事意识的增强,业务指导工作与党校整体工作一样会朝着法治化、程序化、规范化、制度化、常态化的方向继续迈进。

    (二)业务指导工作存在的不足

    总的看,30年来,党校业务指导工作取得的成绩是巨大的。30年来的业务指导工作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不规范到逐渐规范,经过不断探索,为党校系统的整体建设、党校事业的发展和党的干部教育事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特别是在机构、职能、人员、工作开展四个方面初步建立起了以中央党校为龙头,包括省级党校、市级党校在内的全国党校系统业务指导体系。在肯定成绩的同时,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与新时期党的建设对党校建设的要求相比,党校系统建设和业务指导工作还存在许多不足,需要我们从党的建设的高度,立足于干部教育的新的实际,切实重视,认真思考,不断开拓党校系统建设和业务指导新局面。

    1.党校的系统建设存在滞后现象,一定程度上处于失范不足的状态。请注意,这里笔者强调的是“党校的系统建设”,“党校的”是“系统建设”的定语,落脚点是“系统建设”。要说存在的不足,这可能是目前的一个不足。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中央党校和各地党校陆续复校和建校,围绕党校建设问题,中央曾多次颁发有关文件,对党校建设和发展问题作出规定。但是,应该看到,一方面,这些文件的主体部分是就党校工作的日常内容来规定的,对于党校的系统建设,规定得较少;另一方面,业务指导的规定直接关系到党校的系统建设,也只是有了一些大的原则性的规定,具有可操作性的配套的制度还没有建立起来,在可操作性方面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因此,在党校的系统建设方面,还有不少工作需要去做,甚至可以说,党校的系统建设依然任重道远。

    2.党校系统工作中存在重叠、脱节现象,影响了党校整体作用的发挥。干部教育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各级党校学员层次的不同,决定了不同级别党校培训内容的差异。以教材为例,教材是教学的基本依据,因此,各级党校的教材之间应是上下衔接的,然而从目前的状况看,党校系统的教材建设在整体上不尽如人意。在教材的选择上,中央党校编自己的教材;省级党校的做法各地不尽一致,有的比较规范,有的则比较随意;市级党校随意性就更大,其中比例因地而异;县级党校的教材建设和使用情况更不乐观。

    3.党校系统内部管理的规范性有待于加强。全国各地均建立了不同级别的党校,但党校内部应该如何管理、如何规范,这是一门大学问,值得全国党校的同志认真探讨。各级党校或同级别党校的内设机构很不统一,设哪些、设多少,各地差异较大。如,上下级党校之间是业务指导关系,但业务指导机构的设置和称谓就不统一,以省级党校来说,有的省党校设置专门的业务指导机构,称为“党校工作处”,有的业务指导则是放在办公室里。再如,党校内部的领导体制也不一样,有的是党委制,有的是校委制;有的党校一正一副,有的党校一正几副,有的党校还有纪委书记和工会主席享受副校长待遇,有的党校又不设这样的职位,有的党校校委委员享受副校长待遇,有的党校校委委员又不能享受副校长待遇;有的规模并不太小的区县党校连教研室都不设,等等。这些都应进一步规范。

    4.对于业务指导工作的认识还存在不少模糊认识。业务指导是党校的一项重要职能和任务。各级党校之间的业务指导关系,并不是一开始就具有的,而是有一个提出和发展的过程。党校业务指导职能的提出,不是偶然的,而是党校事业发展的必然要求。对于市以上党校来说,需要全面认识和把握党校的职能。不仅要把党校办成“三个阵地”、“一个熔炉”;作为党委的一个重要部门,还要担负起对下级党校的业务指导的职能。两个方面,不能顾此失彼,也不能有所偏废。当然,首先要搞好本校校内的工作,这是搞好业务指导的前提和基础。

    5.业务指导的方式需要进一步规范化、制度化、科学化。应该肯定,在30年的业务指导实践中,各地党校发挥主动精神,强化责任意识,带着感情干事业,创造性地开展业务指导工作,也创造性地采取了多种业务指导方式,如会议指导、调研指导、分校指导、网校指导、评估指导、师资指导、文件指导等,这些经验和方式取得了明显的成效。但是,应该认识到,党校业务指导的根本问题在于上下级党校之间的制度建设,离开了制度建设这个根本,一些具体的做法可能一时是有效的,但是随意性较大,同时,因地因人而异,局限性较大,很难长久,也不具有普遍意义。

    二、关于党校系统建设和业务指导工作的思考
      对党校系统建设和业务指导30年历史的回顾,引起我们在以下两个问题上进行深入的思考:
      第一个问题: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党校系统,是关系到党校事业、党的干部教育事业乃至党的建设的一个重大课题,也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全国党校系统需要认真思考的重大课题。
        从应然的意义讲,党校之所以应成为一个有机的系统和整体,原因在于党、党的建设、党的干部教育事业是一个有机的整体。《中国共产党章程》第10条规定,“党是根据自己的纲领和章程,按照民主集中制组织起来的统一整体。”党作为一个整体在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2008年9月3日颁行的《中国共产党党校工作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第2条规定,“中国共产党的党校是培养党员领导干部和理论干部的学校,是党委的重要部门”,这是以党内法规的形式对党校的性质、功能的确认。党是有机统一的整体,决定了党校是一个有机统一的整体,或者说,党校教育和党的干部教育事业的整体性是党的整体性的重要保证。
        从组织体系上讲,党的组织分为中央和地方各级委员会,所以,党校也相应地分为中央党校和地方各级党校。系统论认为,系统具有其部分在孤立状态下所没有的整体特性,整体不是部分的机械相加,而是由同类事物按一定的关系组成的系统。系统的性质取决于其要素的结合方式即结构。“整体大于部分之和”这些道理同样适用于党校工作。正是从以上意义上讲,党校应该作为一个整体在干部教育事业中发挥作用。
        从职能看,按照《条例》规定,党校是同级党委的重要部门,是培养党员领导干部和理论干部的学校。党校接受同级党委的领导,同时接受上级党校的业务指导。因此,业务指导是党校上下级之间的法定关系。目前,全国党校设置的基本情况是:中央党校、33个省级党校(含铁道部党校和新疆建设兵团党校)、15个副省级党校、300多个市(地)级党校、2700多个县级党校。各级党校的工作的目标是相同的,功能是相同的,共同服务于党的干部教育事业和党的建设的大局,属于同类事物。作为党校这个整体的组成部分,各级党校之间需要建立一种科学的、合理的关系,并使这种关系制度化,才能在干部教育上达到“整体大于部分之和”的效果,否则,整体不仅不能大于,甚至可能小于部分之和。
        党校系统的整体建设是党校事业发展必然规律的要求。例如,1983年3月28日至4月3日全国党校系统《资本论》研究会成立大会暨第一次学术讨论会在神州召开。出席这次大会的有来自中央党校、各省市自治区党校、中央和国家机关干校等单位从事《资本论》教学和研究的代表。这次会议的三项任务之一就是总结和交流《资本论》教学和科研工作经验。这说明,各级党校在教学科研上的共性决定了党校之间加强联系的必要性。

    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党校系统,关系到党校业务指导工作的目标和标准问题。虽然《党校工作条例》没有给这个问题一个明确的界定,但是,我们可以从系统的本质和要求来认识其特征。所谓系统,是若干要素以一定结构形式组成的有机整体,整体性、结构性和层次性是系统的本质特征。因此,科学的党校系统应该是以业务指导为抓手的机构合理、层次清晰、上下贯通、运转和谐、整体功能优化的干部教育系统,这个系统有利于促进党的干部教育事业的整体发展,有利于促进党的理论创新,并最终有利于党的建设的大局。
       第二个问题:要紧紧抓住业务指导这个关键,推进党校系统建设和党校事业的科学发展。
        方法论是理论体系的灵魂,也是党校系统建设的第一个问题。在建设一个更加科学合理的党校系统的问题上,实践证明,不抓方法,不抓好方法,终将一事无成。
        首先,要进一步增强各级党校对业务指导工作重要性的认识。
        当前,影响和制约党校系统建设和业务指导工作的最深层的原因,是大家对业务指导工作及其重要性,对于业务指导与党校系统的内在关系了解不多、认识不足。党校业务指导工作已经开展30年了,然而,从现实情况看,暂且不去说党校系统外,就在党校自身系统之内,甚至许多专门从事业务指导工作的同志,也只是在日常接待和校际联络的层面上来认识业务指导。既然对党校业务指导工作了解不多、认识不足,对业务指导工作的性质、地位认识不足、不到位,对其重要性认识就更加无从谈起了。认识上的不足最终影响和制约了党校系统建设和业务指导工作。有鉴于此,有必要进一步深入宣传业务指导工作。如果从事党校事业的同志,特别是各级党校负责业务指导工作的同志真正了解业务指导工作、在思想上真正重视业务指导工作,党校系统的业务指导做起来就会更加顺畅。

    业务指导工作是贯彻党校工作条例的重要抓手,对业务指导工作的重视,必将大大促进党校工作条件的贯彻落实,必将有力地推动党校事业的发展。因此,有必要号召党校系统从事这项工作的同志来研究业务指导工作、宣传业务指导工作,并把研究和宣传业务指导工作作为从事业务指导工作的同志的一项基本功、一项工作内容和光荣任务。限于篇幅,这里笔者强调业务指导工作的以下两个基本特征:

    第一,业务指导工作是上级党校与下级党校间的法定关系。这里有必要澄清一个认识上的误区,有人认为,既然名为业务指导,党校的业务都是具体的,如教学、科研、信息化等,所以,业务指导就是各业务部门的指导。这种认识是不正确的。党校的业务指导是上级党校对下级党校的指导,而不是上下级党校具体业务部门之间的指导,具体业务部门的业务指导是党校业务指导的一部分,是从属于党校业务指导的第二位的概念。
        第二,业务指导工作是在上级党校校委的领导下,在业务指导部门的综合协调下进行的。业务指导离不开各具体党校业务部门,但是,绝不是各业务部门的直接指导,必须在校委的领导下,按照业务指导的规划和计划,在业务指导部门的综合协调下统一进行。然而在现实中,很多人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是模糊的,以至于出现了上级党校有多少个部门,就有多少个业务指导部门的现象,“多头向下”,给正常的业务指导工作造成混乱。

    在思想认识上真正重视业务指导工作,就要切实采取措施,比如,把业务指导工作列为校委年度工作要点。从实践中看,一些党校的工作要点中要么没有把业务指导工作列入,要么对这项工作只是一带而过,没有达到应有的重视程度。

    其次,要以制度建设为抓手,夯实党校系统建设的地基。

    制度建设是一切工作的根本。党校系统整体建设的根本也在于制度建设。《党校工作条例》是党校系统建设最根本的制度建设,属于业务指导的宏观制度,《中央党校对地方党校业务指导办法(试行)》属于业务指导的中观制度,还需要更详细的可操作的微观制度。

    在制度建设方面,应注意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

    一是各级党校进一步规范业务指导机构设置,明确机构职能,充实队伍力量。各级业务指导部门之间要做到信息畅通、步调一致。二是各级党校应进一步明确业务指导工作部门的性质定位和职能。党校的业务指导部门应明确以下职能,以保证这项工作的顺利开展。其一是参谋职能。在总体上对业务指导进行综合研究和广泛调查研究的基础上,为校委指导下级党校工作发挥好参谋智囊作用;其二是业务指导职能。对地方党校执行有关党校工作的政策法规的情况进行常规性的指导和巡视;三是督察职能。对于下级党校办学过程中出现的违反有关党校工作的政策法律法规的现象和行为,应及时向校委反映报告,并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设;其四是承办职能。办好学校委员交办的业务指导的各项具体事宜;其五是联络职能。做好与上级党校、下级党校及其他省市党校之间的联系,成为党校之间联络的桥梁和纽带,同时根据学校委员要求做好有关协调工作;其六是综合协调职能。在校委领导下综合协调校内各业务部门对下级党校的业务指导工作。三是应适时出台关于业务指导程序和监督的具体规定。实践证明,没有监督,往往很难保证规范性文件的贯彻落实。《党校工作条例》第十章专章规定了“执行与监督”,意义重大,但是,还需要进一步细化这方面的规定,以便于操作。

    再次,要加强业务指导体系建设,形成一支有战斗力的全国党校系统的业务指导队伍。

    在队伍建设上,由于业务指导工作的政策性强,覆盖面宽,涉及到党的干部教育和党校工作的方方面面,对业务指导队伍的素质有着较高的要求。为了做好这项关乎党校体系建设的工作,从事业务指导的同志必须具有一定的理论政策水平,同时对党的干部教育事业和党校工作的宏观问题有一定的研究,能初步掌握其中的规律和诀窍,善于发挥对地方党校的业务指导作用。同时,党校业务指导队伍还应不断加强业务培训,切实提高自身素质。
     

    相关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浙江省委党校 (浙江行政学院) 地址:杭州市文一西路1000号
    中国工信部备案号/经营许可号:[浙ICP备05038127号]